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古典文学 > 蒙学经典 > 古代教育小故事

景公登路寝台不悦

路寝之台建好后,齐景公有一次要登路寝之台,可因为台高坡陡,景公体力不济,还没走上台顶,就坐在石阶上休息了。景公觉得很辛苦,于是满脸不高兴,埋怨道:“为什么造这么高的台子,走起来叫人疲惫不堪呢?”

晏子听到,便借机劝谏说:“君上想要节省体力,就不喜欢台高,可既下令建造高台,就不要怪罪别人啊。如今台高有罪,低了也有罪,敢问如此要求人可行吗?古时建造宫室,目的便于养生,不以奢侈为尚,故俭于己身,勤于为民。及至夏代衰微,其王桀悖德乱行,造璇宫玉阙;殷朝衰微,其王纣造琼宫灵台,都是极尽崇饰奢靡,以卑狭者有罪,高大者有赏,所以身及于难,遭到国灭家亡的惨局。如今国君以台高有罪,台低了也有罪,比较之夏桀殷纣,岂不更甚?百姓穷尽财力,却还不能免于罪过,晏婴深怕国家危在旦夕,而君上也不能享受太平啊!”

景公一听,有所领会,说:“你讲的真是没错,真是耗费了钱财又劳动人民,还以为毫无功劳,从而又去抱怨他们,这实是寡人的罪过啊!如非先生教诲,怎能守住国家呢?”于是,景公走下路寝,再三拜谢,当日不再登台游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