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古典文学 > 蒙学经典 > 古代教育小故事

和颜纳谏

有一天,晏子在退朝后,再进见景公,向景公致礼问说:“君王在朝时,态度是否过分威严些了呢?”景公听了,说:“在朝听政,态度威严,有何妨害于治国理民呢?”

晏子回答道:“在朝听政,如果态度过分威严,臣下便不敢进言了。臣下不敢进言,在上听不到谏言,则下情无法上达。为下无言,可以说形同哑巴;居上无闻,可说是形同聋子。臣子无言,君上无闻,这不算妨害国家大事,又算什么呢?况且,合升斗的微数才能满仓廪,合丝缕之细微才织成帷幕那么长的布。泰山虽然很高,却非一块石头而成,是累积无数土石,然后才由卑而高。天下所以治平,也非用一士之言。国君在朝听政,对臣下的进言,固然有听受而不采用的情形,但哪有拒而不受的道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