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传记大全 > 俾斯麦传记

第十五章 遇刺·普奥战争

  1866年5月7日下午,菩提树下大街一户人家传来一个少女的歌声,唱的是莫扎特的《渴望春天》:

来吧,亲爱的五月,

给树林穿上绿装,

让我们在小河旁,看紫罗兰开放。

我们是多么愿意,重见那紫罗兰,

啊,来吧,亲爱的五月,

让我们去游玩。

……。

在家闭门蛰居了多日的俾斯麦,今天到王宫去了一趟,安步代车回来时,走到此处听到这令人愉悦的歌声,不禁放慢了脚步。女孩唱完了,响起了舒伯特《菩提树》的前奏,俾斯麦驻足谛听,那是一个忧郁悲凉中包孕着坚韧的男中音:

门前有棵菩提树,

站立在古井边,

我做过无数美梦,

在它的绿荫间。

也曾在那树干上,

刻下甜蜜诗句;

无论快乐和痛苦,

常在树下留连。

“啊,间奏,转调了。”俾斯麦已进入了音乐的意境。

今天像往日一样,

我流浪到深夜,

我在黑暗中行走,

闭上了我的两眼;

“又转调了。”

好像听见那树叶对我轻声呼唤:

“同伴,回到我这里,来找寻平安!”

“又是间奏,转调。啊,我也不能久待了,罗恩不是说最近柏林不太平静吗。”

“砰!砰!”两槍连发。琴声、歌声嘎然而止。俾斯麦赶紧转过身来,只见一个青年人就站在他跟前,右手握着的那枝手槍槍管还冒着烟。俾斯麦一把抓住那青年的右手,那青年连忙用左手接过手槍朝俾斯麦身上又连发两槍。俾斯麦用尽全身力气与刺客搏斗。有个见义勇为的行人前来帮忙。不一会赶来了两个警察,他们七手八脚地逮住刺客,缴了他的槍。俾斯麦见没事了,便悄然回家。

他回家后,先到书房小心仔细地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随即写了一封短信将刚才发生的遇刺事件简要地告诉了威廉一世,再同约翰娜和孩子们一道进餐。在餐桌边他平静地对大家讲述了刚才发生的故事。

“国王陛下到!”

管家的通报声刚落,威廉一世匆匆走进来紧紧地拥抱了从餐桌边起身的俾斯麦。看得出国王比当事者本人还要激动。国王驾到更证实了街头的传闻,首相宅第之前挤满了民众。俾斯麦只好由约翰娜陪着上了临街的台,以往,俾斯麦不讨普鲁士民众的喜欢,也从来没有过成群的人对他喝彩的事。俾斯麦说了些深表感谢的话,然后高呼“国王万岁!”

刺客第二天晚上在看守所自杀身亡。据说他是想以刺杀俾斯麦来摆脱普奥即将发生的战争。有人说,俾斯麦在这回遇刺后深信自己一定是上帝的选民,上帝在每时每刻地眷顾着他。

5月9日,国王解散了普鲁士联合邦议会,随即开始军事总动员。6月1日奥地利驻法兰克福邦联议会代表宣布,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两公国的前途应由邦联议会决定。俾斯麦命令曼托菲尔将军率部越过石—荷界线艾德河进军荷尔斯泰因。奥军守将不愿做兄弟相残的罪人,面对由北向南长驱直入的兵锋,他命令自己的军队一再后撤,直至退过易北河,退到汉诺威。

6月10日,俾斯麦在柏林发布了将奥地利排除在外的《关于建立一个德意志联邦的改革计划》。奥地利干脆以邦主名义发号施令,要德意志各邦国赶快动员起来对付普鲁士,并指责俾斯麦践踏宪法。6月14日,法兰克福闹剧达到高潮,邦联议会一致谴责普鲁士。普鲁士公使秉承俾斯麦旨意驳斥邦联议会指责,要求解散邦联议会。6月15日清晨,普鲁士向萨克森、汉诺威、黑森下最后通牒,要求三国接受改革计划和普鲁士军队的假道进军。三国坚拒。当日,俾斯麦请一位法国记者和他共进晚餐。席间他将对三国下最后通牒一事透露给记者,那位记者当即将消息发往巴黎。这等于是公开向奥地利挑战。

晚上,俾斯麦在外交部官邸约会英国驻柏林大使,并要他留在官邸,说午夜将有要事相告。他们在外交部花园里走来走去。夏夜气候宜人,花园树影婆娑,木兰科和蔷薇科的花朵散发出阵阵浓烈的香味,使人心绪不宁。昼伏夜出的虫儿在聒噪。俾斯麦谈到古时征服过欧洲的阿拉伯军事统帅阿提拉,他说阿提拉是个伟人,比英国下议院那位鼓吹议会改革的喋喋不休的演说家约翰·布赖特要伟大得多。午夜到了,各种频率的钟声在柏林夜空中回荡。俾斯麦驻足徐缓沉重地对英国大使说:“勋爵阁下,我向您通报,此刻我们的军队正进入汉诺威、萨克森和黑森—卡塞尔。形势极为严峻,也许普鲁士会被打败,你可以深信我们将奋战。倘若我们打败,我将不再回来。我打算死在最后的一次进击中。”

情况比想象的好得多。普鲁士军队的美因河独立军团约5万人不费吹灰之力便轻取萨克森和黑森,只有汉诺威的军队在朗根萨尔察地区布阵抵抗。

6月17日,奥地利正式对普鲁士宣战。

19日,俾斯麦收到驻巴登公国公使从首府卡尔斯鲁厄发来的一封密电:南德各邦军队情况混乱,美因河畔法兰克福空虚,普鲁士可轻取。俾斯麦将此情报转发正追击汉诺威军队的法尔肯施泰因将军。于是法尔肯施泰因移师西进卡塞尔向法兰克福攻击,法兰克福得手。6月下旬,北德大部已沦入普鲁士之手。这些轻而易举取得的辉煌胜利平息了普鲁士境内对俾斯麦的攻讦,国王的威信空前提高。6月25日,成千上万的民众聚集在王宫前,向威廉热烈欢呼,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威廉不得不左携俾斯麦、右携罗恩出来向民众表示答谢。当俾斯麦乘马车回家时,这些兴奋激动的民众,为了表示他们的爱戴,一些人卸了驾车的马,另一大帮人充马挽车将他前呼后拥地送回相府。途中人们高唱亨德尔的《英雄凯旋》。俾斯麦到家了,但人们还不愿散去。这时忽然天上一声霹雳,他乘势高呼:“上天鸣炮向我们祝贺啦!”这口号顷刻之间传遍了全柏林,民众乃至权贵们都似乎觉得此乃这次打得正紧的普奥战争的吉兆。

俾斯麦和不少人对普奥开战胜负的担心不是没有根据的。6月下旬南线传来了意大利战事失利的消息。人数多、装备好的意军,刚与数量少得多的奥军接上火就溃不成军地四下奔逃。6月23日,意军主力10万人在明乔河一线发动攻击,另有9万人从博洛尼亚和费拉拉地区向前推进。但是为了应付南北战线同时作战,奥地利不得不在意大利境内组建了一支8万人的南线军团,6月24日维也纳东南地区奥军发动进攻,在库斯托查附近的战斗中击败了意军。

北线的情况要好些。在波西米亚宽250公里的正面,从奥得河畔的布里格到易北河上的托里高,普鲁士利用发达的铁路和电报很快集结了28万军队,800门火炮。奥地利拥有兵力30万,若算上同盟军有58.5万人。奥军分为两个军团:南方军团对付意大利,8万人。北方军团(后来加上一个萨克森军)26.1万人对付普鲁士。奥军北方军团由贝内德克将军指挥,主要任务是拱卫维也纳远郊。

普军第一军团9.7万人,由腓特烈·卡尔亲王指挥,从北面向赖兴堡挺进;第二军团12.7万人,在苏台德山脉的理森山以东再分三路突入波西米亚控制易北河上流;第三军团为易北河军团5万人,6月22日占领德累斯顿,在进入波西米亚后将并入第一军团。随后,预计在第一、第二军团会合后在总决战中歼灭奥军。奥地利北方军团在奥尔米茨集结后向前迎击普军。

普鲁士两个军团兵分两路,其间有宽达40至50英里难以通行又无法联络的苏台德山脉,会合地点离出发地有整整两日行程,而且都是在敌方战线以内。贝内德克本来有可能将普军各个击破,然而奥军行动迟缓贻误战机,致使普军各军团顺利通过山口。

6月26日,普军腓特烈·卡尔亲王突入波西米亚后,27至30日在易北河的支流伊泽尔河以南的土尔瑙附近首先与奥地利第一军的一个旅进行了激战。战斗进行中与黑尔瓦尔特将军的部队取得了联系。黑尔瓦尔特部27日占领了土尔瑙下游的明兴格雷茨。王太子第二军团的第一纵队、第五军向纳霍特进发,击溃了奥地利朗敏将军指挥的第六军。6月28日是普军惟一失利的一天,这天卡尔亲王的前卫占领了吉钦,但是又被埃德尔斯海姆将军的骑兵赶了出来。同时,王太子的第二军团第一军被奥地利加布伦茨将军指挥的第十军阻挡在特劳特瑙附近,受了些损失,当近卫军沿第一军和第五军中间的通道向艾佩耳前进后,第一军才得以甩掉敌军。6月29日,卡尔亲王再度攻克吉钦,王太子军团则彻底击溃了奥地利第六、八、十军。6月30日,贝内德克企图再次以第一军和萨克森军队的兵力夺回吉钦,但告败北。此后,普鲁士两个军团胜利会师。波西米亚西北境,曼托菲尔将军的兵锋使得汉诺威军队不得不投降,于是这支最初从石勒苏益格一路滔滔打过来的军队,便于6月底突入了波西米亚。这支军队入境时有59个营。这一阶段的战争奥军至少损失一个半军,而普军的损失不及奥军的1/4。

捷报传到柏林,威廉一世喜出望外,他决定亲赴波西米亚前线。6月30日,柏林车站月台上一趟豪华的专列静候着它的主人。此行的终点站为尼斯河上游的赖兴瑙,卡尔亲王在那里设有大本营。俾斯麦头一回兴致勃勃地穿上了后备军少校制服,头戴铁甲骑兵头盔,还披了一件灰色大氅。这身打扮春秋尚可,但此时正值盛夏,俾斯麦大汗淋漓。

第三军从意大利日夜兼程赶赴新的战场。普军的迅速出击使贝内德克被迫应战。为了避免辎重的损失,又使他的应战布置错上加错,普军打算在易北河上游支流比斯特里茨河两岸与奥军作战。这个战场靠近萨多瓦村,在柯尼希格莱茨要塞西北12公里处。贝内德克知道在普军第二军团到来之前他可能还有一线希望。

1866年7月3日早晨7时45分,一大批步行的士兵和骑马的军官簇拥着四个骑马的首长站立在杜布村的一个山头。眼前的比斯特里茨河谷及周边的大片荒原就是即将进行生死拼搏的战场。登上杜布村小山包,中间的是威廉一世,右边是沉着而自信的毛奇将军,左边是罗恩和忐忑不安的俾斯麦。8时整卡尔亲王的第一军团奉命向奥军阵地发起攻击。欧洲有史以来参战人数最多、流血牺牲最惨的一仗打响了!这一天在此参战的人数有44万到46万。

由于电报机发生故障,王太子率领的第二军团没有接到命令而待在原地。威廉一世只好派出骑兵将命令火速送到第二军团。第二军团接到命令后马上行动,于下午2时30分赶赴萨多瓦投入战斗。

午后,国王带俾斯麦等一班随臣,从杜布村骑马到罗斯科斯山头。俾斯麦忽然发现东边地平线的地方有一行树林似的东西向萨多瓦方向移动,有深入奥军炮火火力范围之势,这时是午后1点钟,他问毛奇这是怎么回事。毛奇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会,然后神色庄重地向国王报告:“陛下已经赢得了这个战役,而且也将赢得整个战争。是太子的军队来了,他们正在十分出色地分割奥军,您将马上获得全面胜利,维也纳即将俯伏在陛下面前。”奥军的骑兵还未集合好,只听得侧翼杀来了敌军劲旅!战马的冲刺,冷兵器的砍杀,执后膛槍的步兵殿后,使贝内德克各部溃不成军。奥军一部为了阻击王太子的前卫部队,控制柯尼希格莱茨通往南方的公路,在克卢姆村发生了激烈的争夺战。数量优势勇猛主动的普军士兵用后膛槍加刺刀攻下了克卢姆村。王太子部队出现在东方地平线3个钟头后,萨多瓦战役以普鲁士全胜结束。奥军战死和重伤2.4万人,1.3万人被俘。萨多瓦的奥军虽然被打败但并没有被歼灭,他们渡过易北河向多瑙河撤退。

7月15日,摩拉维亚的托比乔和罗克特尼茨附近又发生了两次激战。以普军的获胜告终。这已是普奥战争的尾声了。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30267263@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