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传记大全 > 俾斯麦传记

第十八章 普法战争·色当(2)

9月2日一大早,俾斯麦穿上他那烟尘仆仆肮脏不堪的军装,套上长靴戴上军帽,策马5公里,会见了拿破仑三世。法皇坐在一辆双驾马车上,身边站着三名军官,另外还有三名军官骑马护驾。法皇提出想见普王,俾斯麦托辞威廉军营离此地较远。

在一户纺织工人的房子里俾斯麦和法皇登上了狭而嘎嘎作响的楼梯,进了二楼一间小房,房间仅一个窗子,两张灯心草编椅和一张云杉木桌。他俩在此会谈了两个多小时。这时毛奇正好赶来。

俾斯麦换了一身整洁制服,与身着铠甲的骑兵仪仗队一道护送拿破仑三世到弗雷努瓦村休息。毛奇和文普芬签订投降书之后,威廉一世会晤了被俘的拿破仑三世。两位陛下都动了感情,拿破仑三世出来时,热泪盈眶不能自已。

色当战后,法军8.3万人投降,449门火炮和全部槍支弹药、马匹辎重等作为战利品交缴普方。9月3日,在早晨的蒙蒙细雨中,当拿破仑三世的马车仍由身着号衣头戴扑粉假发的仆役驾驶和护卫着通过时,俾斯麦和毛奇恭候在唐谢里公路边以军礼致敬,他俩目送着马车消失在比利时边境方向。

9月5日,拿破仑三世抵达普鲁士国王的城堡威廉斯赫埃。他在这里被囚禁到1871年3月19日。1873年1月9日,拿破仑三世在英国死于肾结石切除手术,遗体葬于伦敦南部法恩巴勒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