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传记大全 > 俾斯麦传记

第二十一章 公社·正式和约

  1871年3月1日,3万名黑乌鸦似的普鲁士军队在舒伯特《胜利进行曲》前导下通过凯旋门,占领了爱丽舍田园路。巴黎街巷空空如也,许多房顶悬挂黑色旗帜。商店大门紧闭,喷泉干涸,协和广场立像被遮盖,街灯无人燃点,巴黎用死一般的静寂抗议入侵者。3日,“初步和约”生效,普军如约撤出巴黎,原定在巴黎举行的胜利阅兵式取消。

梯也尔、法夫尔曾向俾斯麦担保,全数解除巴黎武装。初步和约签订后,巴黎25万正规军被遣散。然而,有谁胆敢收缴10万国民自卫军的武装呢?巴黎有250门火炮是市民自己出钱铸造的,是他们的财产,能让“犹大帮”收缴吗?早在巴黎被围的8天前,巴黎20个区就建立了一个抗战机构,“巴黎20区国防共和中央委员会”,这是一个与“国防政府”对峙的群众组织。梅斯投降以后,巴黎人忍无可忍,10月31日举行起义,旋遭失败。1871年1月22日,巴黎再起义,又失败。国民自卫军建立了中央委员会,以取代20区中委会。17日,梯也尔下令,收缴国民自卫军的所有武装,取缔中央委员会。

3月18日清晨3点,北海寒潮助纣为虐,寒风刺骨,寒星在夜空闪烁。巴黎蒙马特尔和梭蒙两高地筑垒,有人影踏着坑坑洼洼的冰凌在偷运火炮。响声惊醒了警觉的妇女,她们叫喊着围了上来。两个自卫军士擂鼓报警,顿时各种报警声响彻巴黎。自卫军和市民都出来了。这些历经千辛万苦的女人先于男人围住了一门火炮,她们痛斥偷炮的士兵。一个满头黑色长卷发年轻漂亮,但十分憔悴的女人,愤怒地绕着火炮转了一圈,将偷炮的士兵们搭在炮身上的手一只只掀开。一个军官命令他身边的士兵毙了她。这个士兵憨厚地望着军官,动也不动,军官猛地踢了他一脚,咆哮道:“我命令你,毙了她!”士兵打了个趔趄,立定站好:

“报告长官,我不能杀她,去年我受了伤,又冷又饿,晕死在野外,这位太太给了我吃的,给了我被子,……。”“砰!”军官一槍打碎了士兵左腿膑骨。士兵跪倒在地。“您不能杀他!长官,这些日子他用他的面包,他逮老鼠救了我和我母亲。”一个孩子扑到士兵身上,他是那个女人的儿子。“砰!砰!”孩子死在士兵的怀里,士兵的脑袋开了花。

“砰!”军官仰面朝天倒下,左胸血流如注。另一名士兵,死去的士兵的朋友将军官送上了西天。

“我们还是人吗?弟兄们!”干掉了长官的那位士兵,跳上炮身凄厉地喊道:“我们向敌人放过几槍?强敌在前,我们却在杀害自己的同胞。”“打倒国防政府!打倒‘犹大帮’!”在场的人涕泪纵横,他们抱起了死去的孩子,他们抬上死去的战友,融入了造反的洪流。官逼民反,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法兰西内战因此爆发。

事件发生后,梯也尔命令所有军队在马尔斯教场集合。当他看到国民自卫军没有站在政府一边,知道大势已去。午后,梯也尔逃往凡尔赛。夜晚,政府军带着辎重出了南门,次日上午,法夫尔等政府部长们从塞纳河左岸逃离巴黎。

3月28日,庆祝巴黎公社委员会成立。市政厅前乐声大作,20万人同声高唱《马赛曲》游行。开始,俾斯麦并未把巴黎公社当一回事,后来觉得“巴黎形势严重”。他知道要镇压巴黎公社,“初步和约”允许的4万兵员不够。于是有了3月28日鲁昂协定,遣返色当梅斯的俘虏兵10万。凡尔赛政府让这些俘虏兵集中受训,使他们仇恨“公社”。巴黎公社想与德占领军谈判,以便使德方守中立,俾斯麦电告德国驻凡尔赛代表。“请答复克留赛勒,愿意听取他们的建议,事后马上向我汇报。”

4月26日,公社代表克留赛勒与荷尔斯泰因在阿伯维耶筑垒举行谈判。提议支付5亿法郎,使普军守中立,普军撤出的筑垒交“公社”并解除粮食封锁,购买槍支。荷尔斯泰因对最后一项要求断然拒绝,其他要求虚与委蛇。俾斯麦将“公社”提出的建议运用在正式和约的谈判桌上,大肆对梯也尔施加压力。此时,法夫尔大叫,俾斯麦是巴黎公社的帮凶!俄国人说,你们快些缔结正式和约,不就没事了吗?

正式和约的谈判与镇压巴黎公社问题便直接联系起来了。和约缔结前,俾斯麦告诉毛奇:“根据口头补充协议,我方准许凡尔赛军队通过我们的防线,事实上会将由我方封锁巴黎。”在巴黎公社与凡尔赛对峙时,驻法德军早就不让粮食运进巴黎,凡尔赛分子攻破巴黎后,德军又不让任何人逃出巴黎。俾斯麦协助梯也尔绞杀巴黎公社,得到欧洲各大国反动势力喝彩。俄奥意三国曾向德国政府声明,德军如果对巴黎实行干涉,各大国都深表赞同,这会使欧洲社会摆脱这两个月来一直纠缠着它们的噩梦。

巴黎公社的斗争吸引和造就了不少文学家和艺术家。雨果从国外回来,马上参与保卫巴黎。巴黎公社时,他因照顾家属先期去了布鲁塞尔,他在1872年出版的诗集《凶年集》中,对镇压公社的罪行进行了强烈谴责。巴黎公社委员,曾拒绝过帝国政府授予他荣誉军团勋章的画家库尔贝,在公社美术家协会演说道:“大家知道,皇帝为了讨好他的西班牙老婆,假正经地用马鞭抽打我的《浴女》。他们还说马奈先生的杰作《草地上的午餐》是放荡的。公民们,今天我们也要拿些颜色给这些大老爷瞧瞧!”欢呼声,鼓掌声。马奈、科罗、米勒他们不在巴黎,也被选入委员会。米勒说,他不想苟且偷安。但也不喜欢红色的血与火,他喜欢麦穗的金黄,喜欢听黄昏的晚祷钟声,但是你们把教堂的钟全都砸碎铸火炮了。马奈在巴黎初围时,当过炮手与普军对阵,他后来根据镇压巴黎公社血腥事件印象,创作了水彩画《街垒》。

公社还造就了一个诗人群体,在起义战斗的那些日子里,许多诗人身负军事或政治重任,他们的急就诗章多印成传单,张贴、朗诵、谱曲、演唱,这些诗像炸弹和旗帜直接参加战斗。公社失败,一些诗人在囚禁、流亡、流放中又创作了大量诗歌。鲍狄埃的千古绝唱《国际歌》即是在公社失败后,用公社社员的鲜血浇灌出来的悲怆壮丽之花。法国作家瓦莱斯是公社教育委员,公社败后出走英伦,被凡尔赛缺席判处死刑。他在流亡中写了12幕话剧《巴黎公社》(亦即《樱桃时节》),三部曲之一的长篇小说《起义者》也是直接描写巴黎公社的。比才扛槍参加了国民自卫军,巴黎围困时,他和妻子因吃到一点驴肉而高兴万分。他认为梯也尔从政治、人道角度来看都是残忍的,左翼、右翼和中间派夺去了他的心,今后什么也不参加了。

4月2日,麦克马洪领着他那些俘虏兵攻打巴黎。5月21日,内奸打开圣克卢门放进了凡尔赛军,“五月流血周”开始了。23日,普军开放防线,让色当败将麦克马洪率着那些原俘虏兵,从巴黎北面攻进蒙马特尔高地。阵地陷落,波兰籍达布罗夫斯基将军阵亡。24日,公社槍决了大主教达尔布阿等六名人质,这些人质原是要与梯也尔交换布朗基的。梯也尔拒绝了,他借“公社”的刀杀了他的政敌。市政厅沦入敌手,

“公社”军事首脑德勒克兹牺牲。败退的公社社员点燃了土伊勒里宫、荣誉军团宫、参议院、商业法院、市政厅。入夜,巴黎火光烛天,火势蔓延,圣马丁门、圣欧大觉教堂、罗亚尔街、瑞华利街、歌剧院都在燃烧,罗亚尔宫发出凶猛的爆裂声,墙壁坍塌,巨大的圆顶坠落,一团团火球腾空而起……。

27日,凡尔赛分子5000人围攻公社最后一个阵地,拉雪兹神父公墓,200名公社战士血战到深夜,在一堵矮墙前全部壮烈牺牲。流血周终结,巴黎公社失败。

巴黎公社宣告成立不久,里昂、圣艾蒂安、马赛和图卢兹也遥相呼应成立了“公社”,不久被镇压。巴黎公社被围困时,曾通过放气球散传单呼吁农民支持,但无成效。

28日后,巴黎沉浸在血泊之中,入城的这些凡尔赛分子、这些俘虏兵都成了屠杀同胞的行刑队的刽子手。3万多公社社员和无辜百姓甚至儿童被槍杀。因来不及处理成堆的尸体,在气候转暖时节臭气熏人。疫病流行才决定将俘虏解送到凡尔赛关押候审。有位英国记者报道说:“我看到一个身着国民自卫军军服的年轻姑娘,在一队俘虏中昂首而行。这个身材高挑、金色长发垂在肩上的女子愤怒地望着所有的人。她的冷峻使很多男人感到无地自容。倘若法兰西民族完全由女人构成,那会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民族啊!”骑兵们将因伤病而跌倒的俘虏槍毙了事。很多人还未捱到受审,就命丧黄泉。凡尔赛的俘虏囚禁处,环境恶劣,小仲马以他的身望和诙谐救了不少人。他说他根据法夫尔博士教他的相面学,可以断定在押人犯谁有罪谁无罪,结果他让很多人获释。从1871年8月以后,法国各地的军事法庭,花了好几年审判了近5万人。

路易丝·米歇尔被判处流放到了新喀里多尼亚,在凡尔赛狱中候审时她曾写下了一首感人肺腑的诗《革命失败》:

我们要回来的,浩浩荡荡的人群,

我们要回来的,在通衢大道上趱行,

影中走出来的复仇幽灵,

我们要回来的,让我们把双手握紧!

……

她以无比坚定的信念,不屈不挠的意志,熬过漫长的8年的非人生活后,终于又回到欧陆,重新投身革命……。

1871年3月2日,德军总参谋部,向有关各部发出指令:鉴于普法初步和约通过,原拟在巴黎举行的胜利阅兵式,改在隆尚举行。1867年,拿破仑三世正是在这里款待过威廉一世、太子、俾斯麦和毛奇。3月2日夜,俾斯麦身着普鲁士军便服,独自一人到巴黎街头遛了一趟,此时他想到,拿破仑三世、欧仁妮、瓦列夫斯基伯爵乃至梅里美等人,他们对他都不坏,从私人情感来说,俾斯麦甚至对他们还有点好感。但是,政治是不留情的,战争就更绝情了。然而,割那么多地、赔那么多款!违背初衷,偏离目标之感油然而生,但这也是身不由己的。一个男人的指桑骂槐,几个孩子冲着他轻蔑的吹口哨,打断了他的沉思。心绪不宁中,他想抽雪茄,他向一位路人借火,按常理路人会给划上根火柴,但此人从嘴上取下烟卷,让俾斯麦自个儿去燃点,顿时,这支哈瓦那产雪茄失去了平日的香、纯。3月7日,俾斯麦乘火车回国,从此以后他再未来过法兰西。

在旅途中,俾斯麦仔细地研究《初步和约》:

1.法国同意割让阿尔萨斯全省及洛林省东部给德国,计6区,1763村,人口1580474名。届时,两国将分别委派有关人员前往分立界址,并厘定地界与财产,若有归属不清之处,由国家仲裁。换约后,彼此各存地图一张。因贝尔福仍属法方,可将去年9月在柏林所绘地图之该处改色。

2.法国应赔偿德国军费50亿法郎,年内偿付1亿法郎,分两次偿付,每次5000万。余款3年分还,自换约日起。

3.自法方国民议会批准《初步和约》之日起,德法双方即应定期将巴黎城内外暨河边各筑垒,西南15区,塞纳河右岸之军队尽行撤退。因法军皆南去,应准许法军在巴黎保留部队4万名,以管理各要塞筑垒。东北方德军驻地,自换约之日起,随时付款,随时撤军。按第2条,初次交纳5000万法郎之日,先退出巴黎近郊之地。两次付讫,即将北方驻军全数撤出。塞纳河东及巴黎东北要塞筑垒亦全数撤出。东部德法边界之驻军,待赔款50亿法郎全部结清,或法国先行交纳保据契票予德收执,德军即行全数撤出法境。

4.德军所有驻扎之处,不许征军饷、收地租,德军由法方供其日用。

5.法方割让之地,其人民生活流通一仍其旧,居住迁徙任其自由。割让之地内,法方不得行使其拘人治罪或擅理财产之权力。

6.初步和约签订后,即行释放法军战俘,法方当备火车前往德境迎接。所需遣返费用,均按法方定制。

7.正式条约实施之细则,将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商定。

8.正式条约生效后,各省德军驻地,由法方地方官员管理。德军食用,均由德方自行办理。德军驻地由德方派员征收税粮,与法方互相清算。

9.和约定规,均需谨守,无论德方何人都不得有与和约相违背之条令。

10.此10条应速呈波尔多国民议会,妥为集议,以臻完善。

俾斯麦要法尔夫到布鲁塞尔来继续和约谈判。法夫尔4月10日在国民议会上发言假惺惺地说,俾斯麦建议给予援助以镇压巴黎公社,被政府婉拒。他放完了烟幕弹,就秘密地去了布鲁塞尔。

5月6日,美因河畔法兰克福,俾斯麦与梯也尔、法夫尔就缔结正式和约进行谈判。俾斯麦红脸白脸、威胁利诱,时而好言相劝,时而疾言厉色。在条款的实施方式、赔款和偿付等方面,俾斯麦的要求更加苛刻。梯也尔无可奈何地说,简直做得太毒辣了。法国人发现,即使在协助放回俘虏帮助镇压巴黎公社方面,俾斯麦也不想把口子开得太大,他让法国能勉强控制局势,但能力并不很强时就住手。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30267263@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