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传记大全 > 俾斯麦传记

第二十二章 受封·皇孙·异党

  1871年6月18日,柏林举行大阅兵,向新帝国国民展示,从法兰西凯旋而归的普鲁士及德意志各兄弟邦国的英勇军队。全城喜气洋洋,鼓乐喧天。到处是黑白红三色新国旗。各军、各兵种排成一个个方阵,在分列式进行曲中通过勃兰登堡门,接受皇帝的检阅。威廉一世骑在马上向将官士兵们频频招手,将士们在整齐的行进中,不时有节奏地呼喊:

“德意志皇帝、普鲁士国王万岁!万岁!”威廉一世左边骑马侍立的是皇太子,右边是铁血宰相,毛奇指挥接受检阅的全体部队。

面对这空前的盛况俾斯麦心中很不高兴。因为这次检阅原定在5月8日举行。皇后有意抬杠,她称病在矿泉疗养,迟迟不回柏林,使大阅兵延误了42天,迟一个多月遣散军队,便要多开支几百万塔勒。

“报告陛下,孙儿向德意志皇帝致敬!”一声清脆的童音从3匹高头大马的左下方传来。威廉一世一看,喜不自胜,原来是他12岁的小皇孙,穿着一身小军装,骑着一匹英国种小矮马来了。

“啊,哈!我们霍亨索伦家的小男子汉来了。很好,跟我一起来检阅吧!”

祖孙并排策马前行,太子宰相在后跟随。阅兵在11时准时结束。

午后7时,波茨坦各教堂钟声响起,无数鸽群飞向蓝天。初夏的北欧,要到午后9时才是黄昏。此时的无愁宫热闹非凡。俾斯麦身着白色中将军礼服(这是在凡尔赛晋升的)高声宣布:“庆贺德意志皇帝陛下胜利凯旋宴会开始!”在英俄奥西来宾致贺辞后,巴伐利亚国王、萨克森国王、巴登大公、不伦瑞克公爵、罗伊斯侯爵、吕贝克市长致颂辞。然后威廉皇帝宣布封赏有功之臣:

“帝国宰相兼普鲁士宰相俾斯麦伯爵晋升为侯爵;普鲁士参谋总长毛奇将军晋升为元帅……。”

在宴会上有位维纳·西门子,被封为男爵。他是西门子家庭四兄弟中的老大。西门子兄弟奠定了钢铁、电子等大公司的基础,其中以老大、老二成就最大。老大是发明家、科学家、工业家,国际制式中电导单位,西门子SmC(西门子等于电阻为1欧姆的导体的电导)即是为纪念老大维纳·西门子而命名。1847年维纳与哈尔斯在柏林开了片电子机修理店,次年政府令西门子哈尔斯商行建德第一个电报系统。1858年西门子兄弟在英创办工厂,维纳发现仁仲胶可做绝缘材料,多佛海峡电报电缆得以敷设;维纳发明了将机械换为电能的发电机,奠定了现代电子工业基础;1881年他建立的第一个电子公共交通系统使有轨电车行驶于柏林。

威廉曾就学于马德堡技术学校三年,后入格根廷大学一年;出售过维纳电镀法等技术专利,定居英国发明水表获利颇丰;1859年入英国籍,后来有爵士头衔,起了个英国名字查尔斯,他曾与弟弟弗里德利希研究高温废气回热加热熔炬炉温,后由弗以“冶金余热再生”申请英国专利;威廉将此技术用于平炉,先在玻璃业后在炼钢工业广泛推广,以取代酸性转炉法;威廉1860年入英土木工程师协会,1862年选入皇家学会会员;1875年,敷设英、美通信电缆时协助设计了“法拉第”号船,此后他转为开发电力照明和电气牵引。西门子兄弟开发的平炉炼钢法及一系列炼钢新工艺使西门子钢铁企业遍布全欧。

不久,俾斯麦又被授予霍亨索伦宝石大十字勋章 ,还得到一座位于汉堡附近、劳恩堡公国内的弗里德里希斯鲁庄园。这个庄园比瓦尔青庄园要大得多。然而,这些接踵而来的大封赏却使俾斯麦陷入忧虑之中,特别是他不敢接受“侯爵”的封号。他曾向威廉一世明确表示,不希望被封为“侯爵”。威廉一世却出其不意地将侯爵封给了他。俾斯麦无可奈何地说:“一个小康之家,当个伯爵尚可,当侯爵就要钱撑门面了。”其实,俾斯麦的心理与威廉一世在凡尔赛登基之前的心理有些相似。既恋旧日门庭,又怕树高招风。俾斯麦私下就将后一点意思与人说过:“我从乡绅容克爬上来,当了宰相,我那一班子容克还能容得了我;但是,今天我晋升为侯爵,要被人称为‘大人’、‘殿下’,在我原来那些认为贵族阶级人人平等的人中,就不好过日子了。虽然这些平等观念主要来自波兰人,而不是日耳曼人,但陈陈相因,约定俗成,人们早习以为常了。”俾斯麦受封后的第二年,有个波美拉尼亚容克讲的两句话,就足以说明俾斯麦的顾虑是事出有因的。那容克说:“我们要把俾斯麦这小子搞下来,要让他在一个老老实实的波美拉尼亚的乡绅手下吃老米饭!”

欧洲等级制度森严。纵横捭阖、叱咤风云的拿破仑一世,强娶德意志第一帝国的公主做妻子,也不可能改变他出身卑微的血统。18世纪,苏格兰诗人彭斯曾有诗言:“不管它这一套那一套,不管它公侯伯子男一大套!”公、侯、伯、子、男,即是欧洲贵族的等级。近代的男爵位于子爵之下,没有子爵的国家则位于伯爵之下。德意志的男爵,是帝国的自由领主,与欧洲其他国家不同是,他们权势比男爵要大,他们享有伯爵的地位,但未取得伯爵的称号。德意志容克,一般都是这一流角色。子爵位于伯爵之下,德国没有这个等级。伯爵位于侯爵之下,没有侯爵的国家则位于公爵之下。德国的伯爵比法国更长久地保持官职的特点。德意志第一帝国的伯爵还有一般伯爵和帝国伯爵之分。侯爵次于公爵而位于伯爵之上。“侯爵”或“方伯”一词原指封疆大吏,即管辖一处边地的伯爵。公爵是仅次于亲王或国王的最高一级贵族。公、侯两级都是可称王的高等级贵族。16世纪至19世纪,一些小领主也得到公爵称号。

与祖父同名的小皇孙腓特烈·威廉·维克多·阿尔贝特生于1859年1月27日。其时威廉一世正当摄政王,哥哥威廉四世病入膏盲又无子嗣。摄政登基虽指日可待,然而,此身60有2,有子无孙,不能不有些遗憾。一旦长孙出世,自是掌上明珠。加之,威廉一世认为太子受媳妇影响,迷信英国议会民主,不合普鲁士专制传统,更觉有必要日亲日近地亲自干预对孙子的教育。

皇孙的母亲维多利亚出身英国王室,她喜欢生物、物理,也常采集标本;她会弹琴、会油画、水彩;还会写文章 。有人说她常给太子捉刀。太子也每每向她学舌。太子在普奥、普法战争中都立过大战功,原本也可成为一个英勇顽强的专制主义角色,因与太子妃耳濡目染,向往议会民主制,立宪君主多悠闲!这样一来祖父和父母,对皇孙皇子的教育意见就大不一致了。

皇孙因先天和难产等原因,从小左臂、左腿、左耳都有残疾。祖父溺爱,父母迁就,养成了孩子暴戾乖张的性情。太子夫妇曾带他到伦敦小住。小家伙在英国王宫里打打闹闹,横冲直闯,一点不斯文,使做父母的脸上发烧。

遵普鲁士王室祖制,小王子10岁起挂少校衔,入军校受训,习礼节与军操。而这位小皇孙威廉6岁即发“军事蒙”了。霍亨索伦家可能有军国主义基因,小威廉居然对军训乐此不疲,特别是教官在他每练一小时正步走,便让他敲一次军鼓时,他简直把这有奖的军训当做世界上最好的游戏了,小威廉进步很快,一个月下来,他轻而易举地完成了预计要学习的所有军事科目。

在太子夫妇的坚持下,小威廉没有在宫里单独接受老师的教育,而是入了波茨坦民众小学。当然学校安排了老师给他开了些特别餐。有位辛茨彼得老师的骑术胜过马戏班的驭马手,小威廉骑马畏难时,他激将说:“一个普鲁士平民都能办到的,难道一个霍亨索伦王朝的继承人还做不到吗?”小威廉这次倒是下苦功不怕摔打地学会了骑马。父母趁热打铁,又让他学会了游泳、划船、放槍、击剑……。进而与辛茨彼得相商,订出严格的教学计划和生活制度:每天6点军训,8点文化课,午后3到9点又是军训。小弟弟亨利也在一旁见习。

假期,小威廉参观工厂、作坊、农庄……。他在一家玻璃作坊亲自动手吹制了两个玻璃球带回宫里。

俾斯麦刚当普鲁士首相时,无名气;“铁血”谬论出笼,有些小恶名;普奥战后他任北德联邦首相,“铁血宰相”有大名声了;普法战后,帝国宰相、中将、侯爵加身,“铁血宰相”有了赫赫名声,成了欧洲家喻户晓的大伟人。但是这时在国内他的地位已有了隐患。

1870年11月,普鲁士联合邦的天主教候选人获得57个席位。12月13日,这些人牵头组织了一个叫中央党的新政党。随即他们买下了一家叫《日耳曼尼亚》的大报作为喉舌。1871年3月,在德意志帝国国会选举中,他们打出全德意志天主教运动的旗号竞选,在所有382席中夺得63席,几乎占全部选票的1/5,成了仅次于民族自由党的第二大党。中央党的党魁为路德维希·温德霍斯特。温德霍斯特比俾斯麦大3岁,他个子矮小而瘦削,脑袋却很大。一副高度近视的眼镜片后,闪烁着一双令人不快的灰色眸子。他也是格丁根大学法律系学生,当俾斯麦在好勇斗狠、酗酒并追逐女人的时候,温德霍斯特在节衣缩食潜心苦读。他对自己其貌不扬并不在意,还诙谐地自嘲一番,他深知自己有杰出的头脑。1836年,他当过律师,1849年为汉诺威议会议员,后任司法部长。1866年眼见其主子威尔夫家族的国王被废,财产被没收,他认为这在法律上说不过去,从此认为俾斯麦绝非正人君子。后来他又被选入北德国会、帝国议会、普鲁士议会。对于被废的前汉诺威国王,他仍旧忠心耿耿。

普鲁士国民大多信奉新教。1852年后,普联合邦议会曾有过一个罗马天主教的小小政治派别,但未起过多大作用。60年代中期罗马教会提出“教皇无谬误说”。从此,这一小撮人开始扮演反对派角色。从中央党成立到竞选获胜,大有异军突起之势。俾斯麦乍回国看在眼里,气在心头,在大庭广众下不露声色,关上门后咬牙切齿。

3月,帝国国会开幕,中央党议员要求政府支持梵蒂冈的教皇庇护九世。1871年4月1日,正值俾斯麦56岁生日,他在帝国国会发表演说,不点名地抨击中央党。他说,一个政党只能把国家和民族的利益置于首位,而不能做任何外部势力的应声虫。

俾斯麦的演说,自然能得到大多数德意志新教徒们的拥护。1870年7月18日,“无谬误说”发表以来就引起了新教徒们的反感,就是德意志的天主教徒也因此而分裂为赞成和反对此说的两派。普鲁士派驻梵蒂冈教廷的公使哈里·冯·阿尼姆多次提请俾斯麦,要他表态支持国内反对教皇无谬误说的天主教徒。这时正是普法战争爆发前夕,俾斯麦电告阿尼姆:“无谬误说眼前对我无关紧要。”普法战争期间,国内有位红衣主教找到凡尔赛,请求俾斯麦给予支持,但无结果。1871年年初,德意志主张“无谬误说”的主教团,解雇了很多不赞同他们的大中小学的教员。俾斯麦仅以撤销普鲁士文化部天主教特别科示警。几天后,他在《十字报》上发表措辞强硬的文章 。然而,出于对南德和欧洲各天主教国家的考虑,俾斯麦并不想开罪梵蒂冈的教皇庇护七世。8月,为天主教问题俾斯麦在加施泰因与奥地利首相博伊斯特会晤。威廉一世对宗教纷争抱息事宁人的态度,但是对持反对“无谬误说”的天主教徒受到排挤的情形深表关心。俾斯麦听说,东普鲁士的学校里有耶稣会会士在鼓吹倡导波兰文化。耶稣会是西班牙人依纳爵1539年创立的,得到教皇保罗三世许可,该会强调对教皇的绝对顺从,会士可在全世界以各种形式活动,1773年被解散,1814年庇护七世下令恢复。其后发展为天主教最大的修会,会士主要从事教育和其他工作,他们参与各种联谊、社会、跨教派乃至政治活动。

1871年11月,俾斯麦颁布了一项法律草案,国家将监督所有的学校,督学尤其要盯住天主教学校的宗教课;“教皇无谬误说”是不能容忍的。1872年初,普鲁士宗教事务和教育大臣海因里希·冯·米勒不赞成俾斯麦对教会的强硬政策而辞职。俾斯麦马上任命了阿达尔贝特·法尔克,此任命可加强俾斯麦与民族自由党的关系。法尔克走马上任的第一天,俾斯麦便对他说,中央党及其追随者,是一股旨在反对普鲁士,分裂帝国的势力,作为主管宗教事务和教育的大臣必须组织力量打倒异端。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30267263@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