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传记大全 > 俾斯麦传记

第二十四章 波黑危机·掮客

1875年,俾斯麦在瓦尔青住了一百七十多天。这里大自然的森林、湖泊、飞禽、走兽和静静的晨昏使他那狂躁的头脑冷静下来。11月22日和12月3日,俾斯麦在帝国国会的两次讲话中,不再以激烈言词攻击中央党了。“文化斗争”还未放弃,国会又通过了一项禁止耶稣会在全德活动的法案。温德霍斯特也在不少方面对俾斯麦予以合作,他支持政府的新财政措施,也不反对帝国的刑法政策。

1876年1月,俾斯麦提出一项立法议案,要对那些主张阶级之间斗争,以及违反婚姻、家庭和私有财产不可侵犯权的人绳之以法。这项法令旨在打击马克思主义,但此议案未能通过。民族自由党支持议员腊斯克主张的“法律也应约束国家机关”。此时,俾斯麦想与中央党和解,但他要等庇护九世去世后再说,因为教皇身体很不好。容克们慢慢开始支持俾斯麦,一群容克青年成立了德国保守党,在这之前,他们就向俾斯麦提呈了党章 ,希望他支持。

1875年夏,俾斯麦在瓦尔青休息时,土耳其奥斯曼帝国最西部斯拉夫人的居住地,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农民基督教徒举行起义,以反抗伊斯兰土耳其苏丹对他们的宗教和民族压迫。波黑起义者要求民族独立,要求伊斯兰贵族从霸占他们的土地上滚回去。波黑起义得到塞尔维亚和门的内哥罗等南部斯拉夫人的同情。波黑起义矛头指向伊斯兰教的土耳其。奥匈帝国也感到了威胁,因为奥地利和匈牙利就统治了数百万南部斯拉夫人,波黑斗争一旦胜利,它们就将面临境内斯拉夫人要求独立的危险。奥匈帝国决定支持伊斯兰奥斯曼土耳其。

奥斯曼帝国是土耳其人在13世纪末建立的军事帝国。因创立者是信奉伊斯兰教的奥斯曼而得名,苏丹是阿拉伯语君主和统治者之意。15世纪中叶,奥斯曼帝国灭拜占庭,占巴尔干,克叙利亚,陷巴勒斯坦、埃及等地。16世纪成为横跨欧、亚、非三洲的泱泱大国。因地处交通要冲,19世纪以来英、俄、法、奥列强角逐其间。克里米亚战后一蹶不振,从波黑危机到俄土战后,便成为列强刀俎下的鱼肉。

但是,俄国早就有争霸巴尔干半岛的野心,所以俄国把斯拉夫划为自己的盟友,认为它们是反抗奥斯曼帝国和奥匈帝国的一支强大力量。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是俄国南方海上贸易的惟一通道。英国也觊觎海峡的霸权。谁在巴尔干占有优势,谁就能在战略上对欧洲沿岸的海峡地区进行控制。

奥匈二元帝国的维也纳军人党早就想兼并波黑地区,好建立一个三元帝国。军人党出于此目的,奥皇在1875年春,到达尔马提亚旅游,皇帝在那里接见了黑塞哥维那的天主教代表。以煽动波黑天主教徒反对伊斯兰教的土耳其。俄国并不想奥匈帝国担任庇护波黑的角色,但他们也不想与奥匈帝国翻脸。两国都不希望对方单独行动,独占好处。

8月,俄国外交大臣戈尔查科夫提出共同支持波黑像罗马尼亚那样独立。奥地利外交大臣安德拉西觉得不能由俄国包办波黑问题,便提出由奥匈、俄、德、英、法、意六强组成一委员会,在土耳其和波黑之间调解。并要求土耳其改革在民族宗教事务管理方面的弊端。俾斯麦认为安德拉西的建议一厢情愿的成分太多。第一,土耳其在君士坦丁堡闭门造车制定的政治,很难切合波黑的实际;第二,波黑起义的目的是要完全摆脱伊斯兰教土耳其的统治,它是革命而不是改良。

1876年1月2日,俾斯麦对英国驻柏林大使奥多·罗素说,英国可以和德国一道为欧洲和平做出贡献,巴尔干远离德国,波黑问题与德国毫无利害关系。德国也不赞成俄奥两国发生争端。罗素认为俾斯麦说的是真话,他希望与英国坦诚合作解决波黑问题,英国国内却怀疑俾斯麦可能利用波黑危机转移欧洲各大国的注意,以便集结力量再次攻入法国。然而,罗素与俾斯麦保持接触加强友好是完全必要的。

一季度,波黑危机加剧。武装冲突扩展到马其顿、保加利亚。法、德两国领事在动乱地区遇难。俾斯麦想,要利用三帝同盟的威望,才有可能平息动乱。他乘沙皇和戈尔查科夫将于5月中旬访问柏林的机会,也邀请了安德拉西。5月13日,德俄奥通过了柏林备忘录,此备忘录即是去年安德拉西设想的六国委员会调解方案的扩充。14日,俾斯麦邀请英、法、意三国到堂与安德拉西、戈尔查科夫碰头。法意对备忘录表示赞成,英国反对。这是因为英国人不希望中欧和东欧帝国的合作。

6月,巴尔干火药桶又一次发生大爆炸。先是土耳其在英国唆使下拒不接受备忘录,同时残酷屠杀保加利亚三万余人,将起义镇压。迪斯累利一直支持土耳其。他派遣一支英国舰队开往达达尼尔海峡为土耳其撑腰。然而,君士坦丁堡土耳其苏丹阿西兹被几个大臣杀掉。6月30日,塞尔维亚和门的内哥罗两位大公为支持波黑同时对土耳其宣战。俄国有4000名志愿军奔赴塞尔维亚,还带了大量金钱。奥匈帝国想干涉塞尔维亚并占领波黑,被俄国制止。

俾斯麦看英国作梗,也抱事不关己的态度去巴伐利亚基辛根度假去了,后又去瓦尔青。此期间的7月3日,沙皇、戈尔查科夫和奥皇、安德拉西4人,在波西米亚的赖希斯施达特举行了一次毫无成效的会晤。1877年1月,俄奥在布达佩斯签订一项密约:俄土开战,奥守中立,交换条件是奥可取得波黑。

塞土战争进行不到两个月,强悍的奥斯曼土耳其军队把塞尔维亚和门的内哥罗人打得落花流水。8月26日,塞尔维亚大公请贝尔格莱德各强国外交使节进行斡旋。英国建议停战一月举行和谈。这时,便有各色人等来瓦尔青找俾斯麦了,俾斯麦庄园高卧,钉块“请勿打扰”的牌子,闭门谢客。8月上旬,戈尔查科夫建议俾斯麦以局外掮客的身份主持一次会议,来商讨波黑危机引发的塞土战争纠纷。迪斯累利也赞成举行一次圆桌会议。

“有掮客嫌掮客,没有掮客想掮客吗?我才不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角色呢!”俾斯麦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这样的会议今年就不必开了,考虑到我们的朋友,俄国、英国、奥地利一定不欢迎我,因为我们不会偏袒任何一方,到头来这样的会议只会不欢而散。”

俾斯麦从1876年11月到1878年2月,静观巴尔干事态发展而几乎没有任何动作。在国内他又无端地将太子的朋友,海军部的领导人国务大臣施托施攻击了一番。施托施与皇室关系好,人也本分。施托施想辞职了事,时值威廉80大寿之喜,照例不准。俾斯麦又以挂冠要挟,威廉这回不说准也不说不准,俾斯麦一气之下跑回庄园。

1878年6月,塞土战争又演成俄土战争。7月19日,俄军攻克巴尔干山脉希普卡山口,12月10日,再克保加利亚北部重镇普列文。土耳其被击溃,英国人唆使它与俄国人打,自己却袖手旁观,遭人耻笑不说,利益也大损。维多利亚女王气得发怒道:“我如果是个男人,我就立即出发,去打俄国人!”1878年1月,英国国会批准军费600万英镑。月底,土耳其签署停战协定,3月3日,俄土签订《圣斯特法诺初步和约》。

俾斯麦在乡下想任命民族自由党党魁本尼格森做副首相。然而,威廉皇帝也不买他的账,“改组内阁,事先招呼也不打,还说辞职呢,像话吗?”威廉一世越想越气,他在1878年元旦前夕给俾斯麦的新年贺信中,除了客套话外便是断然否决了副首相的任命。皇帝的新年贺信使俾斯麦病得呜呼哀哉,整整卧床一个月。

2月中,传来了罗马教皇庇护九世逝世的消息。新当选的利奥十三世,在8年前梵蒂冈教廷辩论“无谬误”时曾保持沉默。红衣主教们在梵蒂冈开会选举教皇时,也是德意志帝国国会举行会议的时候。又有消息传来,2月13日英国舰队6艘通过达达尼尔海峡。波黑危机演化为塞土战争、俄土战争,今日有升级为俄英大战之势!

2月19日,俾斯麦仍带病容地站在帝国国会讲台上。本尼格森发问:

“首相先生是否会充当俄英危机的仲裁?”俾斯麦来神了:“和平调解不是对纠纷的裁决,也不是仰仗我们的实力去说三道四、指手画脚,我们当然要表现得谦虚些。是啊,是啊,我们应该扮演一个真正想把买卖做成的诚实的掮客!”最后一句话他是诙谐、大声、清楚、飞快地说出来的,它引起满堂大笑,鼓掌,大家都觉得回答得好,这也的确是俾斯麦的真正意图。要持欧洲牛耳,就看这次能否避免巴尔干火药桶的再次大爆炸。

俄国主张在柏林举行国际会议,扬言其他任何城市他们都不会去。3、4、5月各国外交使节在欧洲各大城市频繁活动。柏林门庭若市,俄国外交新秀、驻伦敦大使舒瓦洛夫两次到弗里德里希斯鲁庄园朝圣。

5月11日,柏林发生一件大的意外事件。白铁工赫德尔用手槍刺杀皇帝未遂。因赫德尔曾参加过社会民主党,俾斯麦便在弗里德里希斯鲁大作文章 。他马上指示炮制一项严厉镇压社会主义分子并取缔其报刊的法案。两周后此法案因其杀气腾腾,张牙舞爪,草率拙劣,而被国会否决。6月2日,威廉一世在菩提树下大街再遭槍击,这次身负重伤。刺客诺比林是莱比锡一位经济学博士,受审前刺客自杀身亡。并无证据证实刺客是社会主义分子。但俾斯麦要往赤色幽灵上靠。81岁的威廉度过了重伤危险,像不死鸟一样又活了下来。他虽将礼仪事务交儿子去办,但无需太子摄政。皇帝第二次遇刺养伤期间,俾斯麦有整整半年大权独揽、我行我素。6月11日,他借口帝国议会内极左分子太多便解散了它。并在9月16日强行通过了《镇压社会民主党危害治安法》即臭名昭著的《非常法》。

1878年6月13日午后2时,俾斯麦主持的柏林会议正式开幕。出席会议的德奥俄英法意六大强国加土耳其,巴尔干各国都有代表到柏林,但不参与会议议事。率领各大国代表团的,不是外交大臣就是内阁首脑。他们是:俾斯麦、戈尔查科夫、迪斯累利、安德拉西、瓦丁顿、科蒂和巴沙。每个代表团都有副代表一人和团员数人,总共21人。东道主俾斯麦规定了严格的会议议程和工作方法:主席宣布议事日程,每次提出要讨论的问题,然后进行讨论。倘若发生争执,由主席归纳问题所在后宣布休会。私下再行谈判解决争端,下一次会议一致通过解决了的问题,再行讨论其他问题。

会议开幕后,17日星期一才举行第一次讨论。在私下的会晤中就解决了诸如圣斯特法诺条约的异议等不少问题,俾斯麦十分欣赏舒瓦洛夫和迪斯累利,而对土耳其代表和巴尔干各国的来宾就显得粗暴无礼了。当讨论到保加利亚问题时,英俄彼此不肯相让,戈尔查科夫倚老卖老,在会议桌上摔拆信刀,并退出会场,迪斯累利预定专车假装要打道回府。结果是俾斯麦压俄国让步,从圣斯特法诺条约规定的俄国操纵保加利亚有权管辖完整领土,改为将保加利亚一分为三:1.巴尔干以北保加利亚公国独立自治;2.巴尔干以南为奥斯曼帝国的东鲁美利亚自治区,但这位总督是东正教徒;3.马其顿和奥德林色雷斯地区仍属奥斯曼土耳其。俄国只能在保加利亚公国组织政府,占领保加利亚9个月后便撤出。这是迪斯累利耍的英国佬分而治之的惯用手法。

当俄国对黑海东南角俄土边境提出领土要求时,英国又有异议,争吵又起。俾斯麦支持了俄国,结果巴统割让给俄国,但宣布为自由港。俄国还得到了土耳其北部的卡尔斯、阿尔达汉。

会议还达成以下协议:塞尔维亚和门的内哥罗扩充部分领土并得到独立。罗马尼亚获独立,并得到北多布罗加以补偿割让给俄国的比萨拉比亚。希腊将在塞萨利亚和埃皮鲁斯调整国界。俄国占有高加索。奥斯曼土耳其将在列强监督下对欧洲部分各省实行改革。英国占领土耳其属塞浦路斯(7月4日君士坦丁堡另签约)。奥匈帝国可以在新帕扎尔的赞雅克驻军(奥通往萨洛尼卡和爱琴海的走廊),并占领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波黑起义前门赶走了奥斯曼帝国的狼,后门却进来了奥匈帝国的虎。波黑后来再度爆发反抗新主子的起义,遭到更加残酷的镇压。

意大利见邻居奥匈帝国扩大了地盘,也眼红地嘀咕着想分点什么。一位俄国外交官说:“意大利凭什么索取?它又吃了败仗了吗?”这让人立刻联想到,1866年意大利在库斯托查大败,但普奥战后它还是捞到了补偿。

土耳其代表巴沙,本是德国人,他到土耳其钻营得官后将名字也土耳其化了。俾斯麦很讨厌他,并屡次在大庭广众中给他脸色看。巴沙的命也实在不好,柏林散会两周后,他被一个阿尔巴尼亚人暗杀了。

7月13日,柏林条约签字,以俾斯麦为大掮客瓜分土耳其的会议闭幕。俾斯麦在告别演说中说:“为了捍卫欧洲的和平,大会能够做的都尽力而为了。”

想当年,梅特涅主持的维也纳会议开了整整半年,今天梅特涅这位私淑弟子主持的柏林会议仅一个月,俾斯麦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柏林会议掮客的卓越表现,又一次提高了俾斯麦在国内的声望。为他在7月27日举行的帝国国会选举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然而,俄国原在圣斯特法诺条约中的利益损失巨大,深感遭到耻辱。同时,俾斯麦和整个大会根本不考虑巴尔干各民族的意愿,因此给未来巴尔干的危机埋下了动乱的种子。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30267263@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