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传记大全 > 俾斯麦传记

第二十七章 帝崩·三皇之年

 1887年2月7日,德国73000名后备军人结集于东洛林开始军训。不久法截获德将开战的电报。因议会不批准超过3年以上的军费,俾斯麦通过威廉一世签署的命令又解散了帝国国会。2月底,德国选民多数被蛊惑得跟着俾斯麦跑。3月中旬,帝国国会重开张,通过了此后7年的军费。与法国开战无人再提。

  5月皇太子病笃。医生要做气管切开术。90岁的威廉一世找俾斯麦和太子妃商量,不动手术,改由一位苏格兰医生治疗。太子有些起色后,7月去伦敦参加了岳母维多利亚女王登基50周年庆典,随后去了意大利那遍植橄榄柠檬,四季鲜花盛开的圣雷莫城疗养。

  1883年就存在的奥罗同盟规定,若俄国进攻罗马尼亚,奥应援罗。之后德国也参加了此条约。这与后来的德俄密约矛盾。但俾斯麦信口说,反正德国没有那么多军队可用来援助罗马尼亚,便轻巧地脱身。1888年,俾斯麦毫不介意有与此相抵触的密约,而又恢复了与罗马尼亚所签条约。

  奥地利扶植科堡亲王斐迪南为保加利亚新国王。俄国反对,俾斯麦支持,并乘机促成了英奥意于1887年12月12日缔结一个新的协定。

  沙皇到哥本哈根拜望父母,归途顺便停留柏林看看舅外公之际,俾斯麦颁布了禁止俄国有价证券在德国银行作为抵押的命令。巴黎得知此风,马上向亚历山大三世摇橄榄枝,俄法一拍即合,第一批贷款协定生效,两强马上进入蜜月。1888至1889年,巴黎金融市场大规模办理俄国国债转期。贷款源源不断,俄国成了法国资本输出的最重要市场。贷款成了强化法俄两国关系的政治纽带。

  亚历山大三世既来看舅外公,俾斯麦也得帮耄耋老皇想办法对付。他在一张大纸上用老粗的笔划写了一段话,请威廉一世天天读,直至倒背如流,这段话是这样的:

  “德法倘若重开战端,万一法兰西得胜,那时必定是民主主义风靡欧洲之日,也是君主主义丧钟敲响之时,所以,这不单是德法两国政府之间的战争,而是欧洲大陆的君主主义与民主主义的决战,难道作为君主主义大本营的俄国能袖手旁观吗?”从此,老皇每天对着这张纸念念有词地读着、背着,人之老去,记忆衰退,读着背着有时就语无伦次了。不过他终以军人的毅力、帝王的自尊攻克了他一生中最后的一个要塞。他将要把这番道理对沙皇言明。亚历山大三世到来时,老皇应对自如,言谈明晰,令这位孙辈的沙皇刮目相看。

  之后,威廉一世于10月6日又接见了慈禧选派的清朝驻德公使洪钧,这无须他费脑力,仅摆摆姿态即可。

  毛奇领导的总参谋部,有位将军的绰号是“獾”,这种身体短胖,一身臭气,好在夜晚打洞偷鸡摸狗的鼬科动物是瓦德西的写照。阿尔弗雷德·瓦德西,生于1832年,已确定为下届参谋总长。有位美国暴发户想开拓刚统一的德国市场,将自己的千金嫁给了比女儿大20岁的瓦德西。瓦德西又以自己老婆的青春、姿色和美国人的活泼开朗去结欢皇太孙,以致使得皇太孙将瓦德西引为忘年交。11月5日,原定瓦德西夫妇陪中国公使参观克虏伯。当皇太孙想作东陪大清国公使夫人赛金花去玩时,对赛金花早就垂涎三尺的好色将军毫不犹豫地一口应承,并将自己老婆照搭不误。

  赛金花盐城人,1872年生,16岁适洪钧。从欧洲回国后二十八九岁。洪死,洪眷南返,赛于中途逃脱。先混迹上海滩,后走天津卫。1900年,八国联军入京,瓦德西随后至,赛应其召日夜陪伴,且常骑马招摇过市,京师市民称之为“赛二爷”。瓦德西劫夺《永乐大典》和郭守敬亲制天文仪器去德,4年后死,赛44岁时再嫁国会议员魏某。

  1887年年底,法国金融界向俄国大举贷款以来,俄法结盟是无法掩盖的事实了。德国军事当局又有联奥发动战争的叫嚣。俾斯麦通过驻奥大使说,德奥不能发动对俄战争,1899年密约是防御性的,奥若因巴尔干问题对俄开战,德国不管。然而,俾斯麦得知瓦德西通知驻奥大使说,总参谋部打算对俄开战,并且德驻奥武官还同奥总参谋长讨论了军队调动和德奥军队等问题。瓦德西此行由来有自,他早就想改变德驻外使馆武官的职能,让它们成为独立机构而隶属于总参谋部。这是对铁血宰相的直接挑战。12月7日,俾斯麦会同毛奇将瓦德西和驻奥武官两黄毛小子训斥了一通。然后,再用他的拿手好戏——报刊政论做个总结以儆效尤。刊登在《北德意志展望报》上的这篇宏论,还兼带指责了皇太孙威廉亲王,在瓦德西家吃吃喝喝时不负责任地扬言要标新立异,创立一种什么新式的新教政治活动。

  1887年,俾斯麦主持规划设计筹备开凿的基尔运河工程终于启动了。

  圣诞节前,俾斯麦向帝国国会提出一项军事议案,意谓在改变预备役期限时,遇战争,兵源需增加70万。1888年2月6日,议会对此议案进行辩论。俾斯麦的演说大气磅礴,充满了爱国主义。正好那时录音机问世不久,他的演说便被录了下来。他说:“德国渴望和平,希望与俄国保持和平,也希望与法国保持和平。只有外国记者们不负责任的谩骂才威胁着和平。我们可以因为爱和善意而深刻地感动。可是威胁是不能奏效的!我们德国人只敬畏上帝,除此以外,在这世界上我们无所畏惧;而敬畏上帝这一点,就足以使我们热爱和维护持久和平!”在暴风骤雨般的鼓掌和欢呼声中,毛奇拥抱了被自己的演说被议员们的欢声感动得热泪滚滚而下的铁血宰相。普奥战前某日的喜剧又重演了一次。那晚人群欢呼歌唱簇拥着俾斯麦的马车,送宰相回家。直到深夜,还有留在首相家门前的人呼喊拥护他的口号。军队改革法案又顺利地通过了。

  1888年3月9日8时半,威廉一世皇帝因肺炎去世。再过半个月他就是91岁寿辰了。帝国国会大厦下半旗志哀。中午,国会大厅一片肃穆,议员们各就各位,走廊拥满了吊唁来宾。俾斯麦身穿中将军礼服,胸佩功勋勋章沉痛地宣布威廉一世皇帝辞世。普鲁士王冠及皇帝尊号将传给腓特烈三世陛下。

  皇家教堂的钟声再次响过后,唱诗班在安卧于鲜花丛中的威廉一世身旁唱起了肃穆的《睡主怀中》:

  睡主怀中,多么幸福;

  不会有人醒来哀哭,

  静寂、安宁、和平、欢欣

  不会再有仇敌入侵。

  睡主怀中何等甜美!

  到处充满爱的温馨,

  清醒之时感恩歌唱,

  死神不是凶残暴君。

  睡主怀中,何等平安!

  醒来定能蒙福无量,

  救主权能彰显之日,

  再无忧愁祸患艰难。

  睡主怀中,虽离亲人,

  来日相逢倍加高兴,

  睡主怀中,何等幸福!

  不会有人醒来哀哭。

  阿门!

  在柏林3月料峭的春寒中,俾斯麦和毛奇跟在威廉一世灵车后和所有送葬的人们一道唱着《赞慕福地》。三巨头缺一,罗恩已于1879年去世。德意志第二帝国的缔造者们,随着威廉一世的葬礼进行曲,行将全数退出历史舞台。

  有个地方何等辉煌,

  高峻辽远召我前往。

  慈悲天父在那儿等待,

  已为我做好妥贴安排。

  到这天,多惬意,

  大家聚会在福地,

  我随圣徒到福地,

  齐声歌唱主上帝。

  上帝让我得永生,

  天堂福地乐无穷。

  到这天,多惬意,

  大家聚会在福地。

  我圣父在高天多慈爱,

  将独子送人间赎孽债。

  开福源造福地留万代,

  我高歌赞福地心愉快。

  到这天,多惬意,

  大家聚会在福地。

  阿门。

  1888年3月10日午后3点,皇太子——即将登基的腓特烈三世皇帝的专列抵达柏林。俾斯麦在莱比锡就上专列接驾。当载着太子夫妇的马车驰出车站,太子妃手执一份文件对围上来的记者和民众高声宣布:“我现在郑重地向大家宣读腓特烈三世皇帝的第一号公告《致我的人民》。”

  “皇后陛下,公告应在皇宫中宣读。”俾斯麦说。

  “这不是您指导我们‘挪开后’的时候了!”太子妃愤愤地对俾斯麦说了这么一句话便开始宣读公告。

  “挪开后”这一掌故,只有太子夫妇和俾斯麦知道。已经过去多年了,一天俾斯麦到万湖太子的住处看望他们,太子夫妇正在下棋。太子打算用马吃太子妃的兵。然而,下一着太子妃便可以用车吃马并“将死”对方。太子正确的一着是“挪后”自保。俾斯麦性急地喊了一声:“挪开后,不要吃兵。”太子猛醒,太子妃很气。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30267263@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