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 > 冰心 > 斯人独憔悴

第10章 十 一篇小说的结局

第10章 十 一篇小说的结局

明媚的夕阳,返照在一所缘满藤萝的楼舍上。一阵一阵的凉风,吹着那绿叶子,好似波浪一般的动摇 。凭窗坐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子,窗台上放着一卷的稿纸,她手里拿着一支笔,微微的笑着,看着楼下的繁花细草,听着树底的鸟声,她沉静的目光里,似乎思索什么事情一般。

这位?如女士,是一个很有思想的女学生。这一天她下课以后,回到宿舍,放下了书,走到窗前,对着这满含着诗情画意的景光,她便凝立了一会,好像她的 心灵,完全的濡浸在这优美洁静的世界里。霎时间她的心中充满了美感,觉得十分快乐,无意中回头走到桌边,拿了纸笔,拉过一张椅子,便坐在窗前。

她拿起笔来,本来想做一篇很快乐的小说,思索了一会,抬起头来,对着壁上的镜子,掠了一掠鬓发,忽然自己笑道,"有了!从少女想到老媪,从春光想到秋色,向着对面下笔,倒也有趣呵! "这时她略不迟疑,只凭着她的感想的驱使飕飕的写下去:

小的屋子,那纸窗被秋风吹得呜呜的响着。屋子里生了一炉微微的火,却十分的和暖,桌上排着许多盘碗,满盛着肴菜,都用碗盖盖着。一个老太太坐在炉 边,那枯皱的脸上,充满了喜气,眼睛不住的向四下里看着;有时便站了起来,这里桌子又抹一抹,那里的花瓶呵钟呵又挪一挪,左右的看了好几次,便微微的笑 着,点了一点头,又走到桌边用手去试那酒和肴菜还热不热。自己微叹道:"涛儿在军中,哪里吃得着这样又热又香的酒菜呵! "说着又坐下,望了望窗外,看一 看钟,便从衣袋里拿出一封破裂不堪的信来。戴上眼镜,移过椅子,挨近窗户,便将这信打开看着。这封信在这老太太的衣袋里,存了有半年多了,也念了几百遍 了,几乎颠倒着也背得过来。如女士写到这里,不禁笑了,便又往下写道:喃的念道――"亲爱的母亲呵!我以前写的几封信,已经收到了吗?

我现在已经到了前敌了,枪声呵,炮火呵,也都看惯听惯了。并没有一毫的惧怕,杀人的事也做惯了,不觉得是怎样残忍的事。有好几次我也几乎被人家杀 了,战罢回来的时候,一一的追忆,好像做梦一般。但是有两件事,我心中永远不至于模糊的,就是我爱我的祖国,我爱我的母亲,母亲呵!世界为什么要有战争? 我们要爱国,为什么就要战争就要杀人呢?母亲呵!喇叭响了,我又要上阵去了!

"希和表兄现在也拨到我们队上来了,他常和我在一处,他也问你老人家好。你的儿子梦涛二月十八日"

老太太念完信,那眼泪却滴在她的笑脸上。自己说道,"涛儿呵!到底杀人是个残忍的事情呵! "忽然又疑惑起来说,"为什么从这封信以后总没有信来?莫非"她不敢想,她心里有一点战栗。

这时那钟当当的响了五下,老太太惊醒过来,又转了笑容道,"他们那一队不是四点半的快车回来么?现在他快到家了。"接着听见门开了,又听见皮靴和腰刀的声音一阵响着。老太太心里一跳,便放下信,站了起来。

这时候?如女士觉得写的乏了,便放下笔,向椅背上靠着,心中还是不住的思索,一会儿晚餐铃响了,她便收拾了纸笔,下了楼去。以后一天――两天――三天,她总没得功夫,再接着去做。

第四天的下午,她又坐在窗前,窗外却很是昏暗,那雨点滴在藤萝叶上,响个不住。满园的花都垂了头,笼在那漠漠的淡烟里。一群的雀鸟都栖在树叶深处, 抖刷它的翎毛。如女士看着这凄黯可怜的景色,觉得有些愁闷,忽然想起那篇小说来,便又将那卷稿纸拿了来,放在窗台上,慢慢的又往下写却是希和。老太太急着 问说,"希和!涛儿呢?"希和也不作声,只走近一步,恳挚的看着老太太说,"姑姑!涛弟还有……"到这里便不说了,老太太看着希和吞吐的言辞,凄惶的神 色,心里都明白了,只觉得眼前一阵昏黑。

一会儿老太太醒了,睁开眼看见希和跪在她膝前。老太太也不言语,便挣扎着从桌上拿过那封信来,用力的看着,只觉那"枪声""炮火""战争"

"杀人"这几个字,都渐渐的浮到纸面上来,又渐渐的大了,好似恶魔一般,在空中跳舞,又似乎耳中也听得他们欢喜狞笑的声音。

如女士写完了,便从头看了一遍,看到末后一段,不禁惊的站起来说,"我不是要写他们母子团聚的乐境么?为什么成了这样的结局?"便立刻将这张稿纸撕了,换了一张纸,拿起笔来要再做。但是,她再也写不下去,只手里拿着笔,呆呆的看着窗台上一堆碎纸。